http://goo.gl/aifZ8l

阿瑞特鮑(右)被迫剪髮,凸顯FIBA對宗教缺乏尊重。記者余承翰/攝影 分享 facebook 「如果我有兒子,我不會讓他打籃球,因為國際籃總(FIBA)對於宗教缺乏真正尊重。而我繼續打球,是因為希望有一天能向這個世界發聲。」身為印度少數職業籃球員,阿傑尤特兩年來像是忍辱負重,用自己的籃球路告訴世界籃球與宗教尊重的重要。這次來到瓊斯盃的印度隊,陣中最著名的203公分前鋒阿傑尤特(Amjyot Singh)和208公分的中鋒阿瑞特鮑(Amritpal Singh),兩人從去年亞錦賽已經引起亞洲籃壇關注,並將印度帶回2003年之後首度亞錦賽8強大門。尤其是阿傑尤特,去年宛如亞洲魔術強森般的身手,幾乎從運球過半場到組織和得分,亞錦賽平均20.8分、8.3籃板和2.7助攻,得分名列大會第4,籃板第9,在複賽面對巴勒斯坦,全場轟下32分、11籃板和3助攻、3抄截,幫助印度3分之差擊敗對手,拿下晉級8強的關鍵一勝。更重要的是,他是錫克教徒。錫克教是以包著頭巾、配戴短劍但愛好和平,又以堅毅恪守教義聞明的印度宗教,阿傑尤特說他的籃球生涯,一直希望讓世界更認識錫克教一些。錫克教發源自陷在巴基斯坦和印度的旁遮普(Punjab)地區,在當時伊斯蘭教和印度教的夾擊中走出一條新的道路,最早的時候,錫克教是印度教一支,隨後自成一格,也是南亞近代宗教代表。錫克教的錫克(Sikh)是源自於梵文的「學生、門徒」,屬一神論,唯一的真神是全知全能、公正仁慈的宇宙造物主。與印度傳統的種姓制度和男尊女卑印象很大不同的是,錫克教自從15世紀創教開始,就以反對種性制度,反對當時因男尊女卑,而出現殺女嬰的風氣,反對貶低女權,強調人人平等聞名錫克教雖源自印度教,但和印度教眾多神祉不同,錫克教沒有真正的神像,反對偶像崇拜,強調入世與服務精神,戒律森嚴,禁止剪髮、抽菸、飲酒、不打誑,教友有難,一定要伸出援手。錫克教徒在世界上最具代表性的象徵,頭巾,錫克教並不允許和非教友通婚,一般男性在5歲就會正式成為錫克教徒之後,終身不能剪髮剃鬍,父母也會幫兒子綁上最具象徵意義的頭巾。阿傑尤特(左)為代表錫克教徒而戰。記者余承翰/攝影 分享 facebook 早在2011年,透過和印度籃協和IMG簽下合作條款,而從IMG體育學院(IMG Academy)來到印度,作為印度籃球總教練,前NBA國王隊總教練內特(Kenny Natt)曾在2011年考察了全印度,除了幫助印度籃球發展,也期待印度成為下一個中國大陸的超大籃球市場。內特曾看中旁遮普的籃球潛力:「一般我們提到非美籍球員,大都會貼上『很軟』的標籤,亞洲球員更是如此。但旁遮普不一樣,印度很多地方連標準10呎籃框都找不到,這裡不僅是印度籃球基礎建設最完整的地區,還有籃球專門學校,球員高大且強悍。」錫克教徒其實在印度境內不過兩千萬人,僅占了不到百分之2,但數百年來,歷經蒙兀兒王朝獨尊伊斯蘭主義,英國殖民和印巴分治與衝突,他們在遠離印度的旁遮普,遺世獨立,始終沒有被其他印度教和伊斯蘭教給吞噬。到了今日,帶著頭巾錫克教徒已經是全世界特色最顯著的宗教之一。旁遮普是印度農業重鎮,也是全印度糧食和營養最豐沛的地區,平均身高比印度內陸人口更高,加上錫克教的團結教義和苦行,他們將宗教精神帶進了球場,強悍、剛毅,雖是少數民族,卻撐起整個印度男籃半邊天。錫克教在正式受洗成為教徒之後,會在中間名裡面加上辛格(Singh),或是直接改姓辛格,辛格在梵文中是「獅子」,象徵虔誠、勇敢和犧牲的精神,也代表他們從此就是真正的錫克教徒。阿傑尤特和阿瑞特鮑兩人都來自旁遮普,除了他們之外,年僅21歲的7呎中鋒鮑普瑞特(Palpreet Singh Brar)同樣是來自旁遮普,過去不僅被美國「運動畫刊」提及是印度潛力中鋒之外,更受到前金塊總教練蕭爾(Barin Shaw)肯定,今年獲得前往NBA發展聯盟測試機會。印度代表隊瓊斯盃出征前合影,陣中4名錫克教徒。圖/摘自印度籃協官網 分享 facebook 印度男籃自從2014年的武漢亞洲盃擊敗地主的大陸國奧隊開始,逐漸受到亞洲矚目。其實從去年亞錦賽,印度陣中有4位「辛格」,今年的瓊斯盃,雖然去年亞錦賽主力射手雅德溫德(Yadwinder Singh)等人因簽證因素缺陣,但來台的也有4名辛格。其實除了陣中過去幾名主力球員之外,甚至就連曾打過兩屆亞錦賽,去年小牛隊在第2輪選中了215公分NBA史上首位印度本土中鋒辛格˙巴馬拉(Satnam Singh Bhamara),也是錫克教徒,以人口比例而言,簡直不可思議。而錫克教徒在球場上也格外醒目,過去阿傑尤特和阿瑞特鮑都曾帶著頭巾出賽,其中阿傑尤特早在2012年東京亞洲盃時碰上中華隊時因為帶著頭巾上場,而引起台灣球迷討論,這也成為過去幾年剛在國際賽嶄露頭角時,印度球員的註冊商標。但在2014年武漢亞洲盃前,錫克教徒的頭巾卻從籃球場上「被消失了」。當時FIBA開始徹底執行一條籃球規則的尺度,根據國際聯球規則第4條第4項第2款,球員頭上裝備只允許寬度不長於5公分的頭帶,因此頭巾當然不可能成為規則允許的裝備。阿瑞特鮑說:「當時是在首戰面日本之前,我們熱完身,裁判卻告知我們不能上場,除非我們拿掉頭巾。」FIBA此舉影響的除錫克教,還包含穆斯林女性包覆全身的傳統服飾,也引起強烈不滿,尤其過去國際足總(FIFA)、國際排球協會(FIVA),都已經允許特定宗教服裝,因為這是天賦人權,唯有FIBA止步不前。阿傑尤特(右)防守中華隊劉錚。 中華籃協提供 分享 facebook 阿傑尤特說:「這是FIBA在迫害宗教,他們告訴印度,球場不允許任何可能傷害其他球員的裝備,他們以為我們把暗器藏在頭巾裡面嗎?或是頭巾會傷害任何人?」頭巾對錫克教徒的意義,不僅僅是一塊布,或是衣服,阿傑尤特說:「要錫克教徒拿掉頭巾,這種事情對我們前所未聞,FIBA永遠搞不清楚的是,頭巾對我們不是裝備,而是身體的一部份。我從小就戴著頭巾,打球也是一樣,錫克教徒是不可能拿掉頭巾的。」FIBA過去曾表示,執行這項規定並非針對任何宗教,聲明表示:「這項規定並非針對特定宗教,而是一條統一規範,這條規定已經規定了20年,沒有任何宗教和團體提出抗議。若是有宗教考量,可以提出以特案申請,審核通過也可以有例外。」但錫克教徒,要得從來就不是「特案申請」,而是真正獲得FIBA和國際的尊重。錫克人相對於伊斯蘭和印度教顯得較為和平,但對於教義恪守和虔誠態度,並不亞於伊斯蘭教徒。過去最有名的故事,是在1675年,當時統治印度的蒙兀兒帝國的第6任皇帝奧朗則布,放棄先前帝國對於印度其他宗教寬容政策,改為獨尊伊斯蘭教,驅逐所有的印度教徒的官員。印度教徒轉而向錫克教徒求救,希望能聯合錫克教徒幫助,保留印度大陸的傳統信仰,錫克教當時第9任「古魯」巴哈德爾(Guru Gobind Singh)應允。巴哈德爾上了伊斯蘭教的法庭,為印度教徒辯護,但卻被奧朗則布監禁,奧朗則布聲明,只要拿掉頭巾,改信仰伊斯蘭教即可獲釋,但巴哈德爾抵死不願違反戒律,他和其餘錫克教徒,在德里遭到斬首。阿傑尤特(左)為代表錫克教徒而戰。記者余承翰/攝影 分享 facebook 這是錫克教徒對於教義的恪守,過去寧死也不願改變信仰,但阿傑尤特卻為籃球妥協了,妥協卻是帶著複雜的情緒。阿瑞特鮑也不想拿掉頭巾才能上場,說:「我來自旁遮普旁邊一個很小的村莊,家裡很窮,我是家庭唯一經濟支柱,為了生活,已經別無選擇。FIBA當時要我們拿掉頭巾,我回頭看見我的父親在場邊,他眼神透露著無助。」阿傑尤特說:「如果我有兒子,我絕對不會讓他打籃球,因為FIBA不懂尊重我們的宗教,甚至與我們宗教為敵。」阿傑尤特說,他們絕對不會經過FIBA的「申請」和「准許」,才戴上頭巾上場。錫克教徒要的不是「准許」,而是要讓世界知道,頭巾就是錫克教徒恪守的象徵,「這不只是正義與否,而是人權,這是FIBA應該尊重的。」而FIBA不允許戴頭巾,又在2014年的仁川亞運會發生了一次,仁川亞運籌委會當時表示除FIBA規則之外,亞運可視情況調整規則。但亞運卻無視於亞洲宗教認知與差異,遠較其他各大洲嚴重,仍強硬執行這條服裝規定。而除了印度之外,卡達女籃也因為FIBA不允許穆斯林女性穿著包覆全身的長袖式球衣,而決定在賽前排成一排,棄賽抗議。卡達女籃戴頭巾出賽。 法新社 分享 facebook 阿傑尤特和阿瑞特鮑,當時兩人一起在仁川找了間美髮沙龍,把頭髮剪短,阿傑尤特說,當時他的心情無比沉重。過去幾年,印度籃球實力飛漲,2014年擊敗大陸之後,去年亞錦賽更是自2003年之後首度闖進8強。去年表現引起亞洲關注之後,阿傑尤特和阿瑞特鮑一起前往日本NBL發展聯盟的東京卓越隊效力,成為自巴馬拉之後,第一個真正旅外的印度職業球員,除了為了自己,也想為印度籃球盡一份力。阿傑尤特說:「在印度,除非你的條件頂尖,不然想靠籃球吃飯是很困難的,我們沒有真正職業聯賽,像以前我在印度國營球隊效力,還要兼當球隊員工。整個印度,只有我、阿瑞特鮑和巴馬拉是職業球員,印度球員很有天分,希望我們兩人可以帶給年輕球員希望。」阿傑尤特這次來到瓊斯盃,依然不是以傳統錫克教徒的裝扮上場。他說他不希望自己的兒子打籃球,但卻依然在職業舞台效力,而且越走越遠,求的是什麼?他說:「我想的是,如果有一天,我能用我的例子告訴全世界,我是錫克教徒,進而為錫克教發聲,這就是我籃球生涯最深遠的意義。?
31BD723173B958D5

    ertrh15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